2009年9月15日星期二

醉駕尚且嚴打 禁毒何需手軟

我們不時收看到政府發放兩個類似的電視廣告,呼籲青少年遠離毒品,及鼓勵市民擺脫沉迷賭博的心態。兩者都強調這些行為對自己身心、家人和朋友所產生的負面影響,但政府卻針對校園吸毒問題試圖立法強制驗毒,而對好賭則似乎沒有考慮進行甚麼制止措施。要從立法途徑來遏制某些行為明顯地是干預人權的做法。但在社會裏,你我之間的人權往往出現對立。

醉駕人權與路人安全 必須取捨

現時,警員有權向任何駕車司機進行酒精測試,是揭露私隱的做法,干涉市民酒後駕駛的權利。若酒後駕駛的權利受到保護,那麼路人確保自身安全的權利便自然地遭受威脅。人權的界定必然會被取捨這個局限條件所影響。醉駕或超速駕駛的權利不可能跟路人安全的基本權利互相並立,取捨在所難免。完全不受管束的人權在社會裏不會出現,這只不過是佛利民所提出「世上沒有免費午餐」的簡單道理而已。

至於好賭這個問題,政府坦然指出這是家庭破碎的重要因由,但絕對沒有鼓勵市民戒賭,更加沒有立法阻止市民酒後賭博或超額下注。市民戒賭可能有助減少家庭糾纏問題,但卻會同時政府博彩稅收減少,影響其他政府設施的供應。因此,政府必須在博彩稅及減少花在處理家庭問題的資源這兩項事情作取捨。遏止賭博,從政府的角度看,並非明智之舉。

驗毒增戒毒信心 打擊毒販收入

在校園強制驗毒跟對司機強制測試酒精,當然是侵犯私隱。但它們亦再一次指出世上沒有完全不受管束的私隱權,而各位亦須明白強制驗毒的最終目的並非為着揭發學生吸毒的行為。校園強制驗毒的可行性正好是基於吸毒者害怕私隱被公開揭發。所以,強制驗毒本身是一種威脅,增加吸毒者戒毒的決心,若吸毒者漠視私隱被公開,強制驗毒亦會失去其效用,學生反對之聲只會增加警隊對強制驗毒有助反毒的信心。警隊要打壓的對象並非吸毒學生,而是毒販的收入來源。校園網絡是不可小覷的毒品零售市場,不單止每月有新同學加入,而畢業後的「顧客」亦會繼續「幫襯」。

毒品交易 間接津貼人口販賣

販毒是走私其中一門生意,走私渠道被確立後,其他貨物亦可同時作非法買賣,包括人口和武器。但走私是一項資金密集的生意,必須預先買通沿途各國有關官員。

從事多元化的走私活動是籌集所需資金的有效橋樑,當小朋友拿出零用錢與毒犯交易時,無意地他們正在津貼世界各地的人口買賣,幫助毒販侵佔各地婦女的人權,令到黃色行業不時有「新貨」供應,這樣,吸毒與醉駕又有何分別?

2 則留言:

starsman 說...

[搜屋]增用[正版]信心 打擊毒販收入

在[家居強制搜屋]跟對司機強制測試酒精,當然是侵犯私隱。但它們亦再一次指出世上沒有完全不受管束的私隱權,而各位亦須明白[家居強制搜屋]的最終目的並非為着揭發[盜版用家使用盜版]的行為。[家居強制搜屋]的可行性正好是基於[用家]害怕私隱被公開揭發。所以,[家居強制搜屋]本身是一種威脅,增加[盜版用家][買正版]的決心,若[盜版用家]漠視私隱被公開,[家居強制搜屋]亦會失去其效用,[市民]反對之聲只會增加警隊對[家居強制搜屋]有助反[盜版]的信心。警隊要打壓的對象並非[盜版用家],而是[盜版]販的收入來源。[盜版碟]網絡是不可小覷的[盜版]零售市場。

[盜版]交易 間接津貼人口販賣

[盜版]是走私其中一門生意,走私渠道被確立後,其他貨物亦可同時作非法買賣,包括人口和武器。但走私是一項資金密集的生意,必須預先買通沿途各國有關官員。

從事多元化的走私活動是籌集所需資金的有效橋樑,當[盜版用家]拿出零用錢與[盜版店]交易時,無意地他們正在津貼世界各地的人口買賣,幫助[盜版店]侵佔各地婦女的人權,令到黃色行業不時有「新貨」供應,這樣,[用盜版]與醉駕又有何分別?

News and tips 說...

人權在香港從來沒有去到歐美的標準,不需要太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