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3日星期二

顧慮「經濟牌」 民主黨總辭難

金融海嘯發生後,香港普遍市民或許比以前更留意到要求2012年普選會帶來的代價正在急升。取捨這個局限條件在真實世界中永遠揮之不去,任何選擇必有其代價。

民主在某情況下是經濟物品,飯碗在任何情況下都必然是經濟物品,我們貪心,固希望兩者都能去擁有,但事實不容許。

經濟轉佳 爭普選民情減

人民幣債券在港發售,金融從業員徹底感受到中央政策與香港金融業務發展的關係。中國公民被容許到港投資豪宅的勢頭,肯定對樓市有刺激作用,全港業主舉手歡迎,零售業受到自由行的恩惠更不用提。

泛民主派亦應該察覺到,市民對迫使政府交出2012普選方案的興趣有可能下滑,燃眉之急,議員應該開始着手探究選民對政府施政其他方面的不滿之處,重新布陣發炮。

草根支持者眾 社民連代價低

這一點,我個人相信社民連亦知得一清二楚。所以,從經濟分析的角度看,社民連針對普選而提出「五區總辭」,變成一項十分有趣的學術問題。若需求定律能繼續發揮功效,它會含意着社民連對此舉所付出的代價必然非常低。即是說,他們會預期到,在辭職後,很快便會再當選返回立法會上。那麼,社民連必須有一班固定擁躉,而這班Diehard Fans亦必須認為普選方案對本港經濟所帶來的威脅,沒有甚麼值得他們在乎的地方。

原因有一個可能性,他們的收入與香港整體經濟表現無關。在所有經濟結構轉型中,財富再分配是離不開的問題,結構性失業與宏觀條件無關,並不是一些周期性問題。被經濟轉型奪去收入的人士,很少機會能受惠於中央開放政策替香港引來的商機,擲蕉和粗言穢語這些把戲便成為社民連替他們在立法會上發洩的服務。而五區總辭對社民連絕非甚麼釜底抽薪之法。

民主黨總辭 猶提早出局

它只不過是一項清楚信息,讓大家明白「經濟牌」對社民連起不到甚麼作用。相反,民主黨的支持者平均收入較高,亦較易接受「經濟牌」。這些改變令到一些只顧爭取普選而漠視其他民生方面的議員,下屆當選的機會驟減。故此在下屆選舉前,他們必須盡法找出目標選民的其他有關需要來張鼓升旗。現時請辭便等如提早出局,代價很高。

民主黨與社民連的主要分別,在於前者必須顧及政治和經濟,在這兩方面要小心取捨。李柱銘既然不當議員,力推總辭代價自然會高。

2 則留言:

匿名 說...

那麼,公民黨呢?照計公民黨的支持者應該是泛民中平均收入最高的一群。

我們也不能只說因為公民黨的議員都是律師,所以不用害怕失去議員的工作。因為照這個邏輯,社民連的三位議員都日全職議員,他們才應該最害怕失去議席的。

當最草根的社民連和最blue blood的公民黨都說要總辭時,我們應該怎樣解釋?=(

wu 說...

其實你明唔明篇文寫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