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7日星期二

無知衍生嘲弄 自毀於事無補

12歲女童葉彩微因不堪同學嘲笑體臭,最後選擇跳樓自殺。這裏我說甚麼亦無補於事。
  
但既然我們只能朝着明天來看守自己的生命,我只得提醒大家,在存有信息費用(即無知)的局限下,遭人嘲笑將永無止境地發生。嘲笑跟歧視實屬近親,都有隔離或孤立對方的意味。假設你發了病,但我對你的疾病一知半解,只懂得害怕被傳染。因此我必然跟你拉開距離。但當我與你之間還存在好些人繼續互相接觸,我會害怕他們成為傳播媒介,務必把他們跟你分開,我在你背後說壞話當然是基本招式。

又假設我跟你是同行對手。而你我的生意手法各異,只要我確實肯定你是大傻瓜的話,我不會花 時間把你放在心頭。如果我發覺只有你的做法才是可行,我會立刻「抄」你。但如果你我勝負還未揭曉,我會設法「唱衰」你,減少你對其他人的影響力。

◆年輕人尋死 未明問題所在◆

  在教室內,若我公然嘲笑一位身體殘障的同學,其他人只會把我視作無賴。取笑他人的不幸絕對極之無聊。但當我取笑你有臭狐,則可能會給其同學添上話題,因我跟其他人一樣都害怕從你身上染到臭狐,我們不時傷害對方,無知是最大禍首。

  每一個醉酒駕駛的司機大概都不會立心在路上製造意外傷害他人身體。只不過這些仁兄總是不相信醉駕等如急召死神光臨。同樣,歐化的「別嘌醇」發霉事件大概不會是廠方立心謀殺病人,只不過它們沒有想到草率存放藥粉所帶來的禍害。

  讓我重申,任何人身帶體臭,確實面對不少問題。社交不便是一個問題,要花時間和金錢把寄生於腋下表皮的細菌消滅是另一個問題。要屈辱於其他人因恐懼和無知作出的欺凌更是最頭痛的問題。但自己本身絕不是問題,自己不過是問題的直接受害者而已。解決問題在於尋找一些最經濟或最低成本的方法去殺死那些引致體臭的細菌,並不只是殺死自己或任何人。年輕人輕生往往因為他們未能指出問題所在。

  我個人做事在某方面會過分執着,又從來不跟大隊方向,固時而遭人冷語嘲笑。我會卑視其他人的無知(雖然我同時非常了解自己的無知),但永遠談不上憎恨他人的無知。

  世人的無知是在所難免的局限,怎麼避也避不開。着意他人的取笑而產生自卑感只會增加解決問題的交易費用。

1 則留言:

hevangel 說...

整體的交易費用與每個人要付出的交易費用有分別吧。

站在欺凌者的立場﹐欺凌付出的交易費用最少﹐當然會用欺凌去解決問題﹐反正是被欺凌的對像要付出額外交易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