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2日星期二

盲搶鹽與盲炒樓 本質無異

上周在中港澳三地同一時間爆發「急性盲搶鹽」,淪為國際大笑話。
內地政府即時發出緊急通知,堅決打擊造謠惑眾行為,而本地周一嶽亦指有投機分子散播謠言。本地報章訪問市民意見,「因為無稽炒作就買幾年都食唔晒嘅鹽,投機者好唔要得。」但如果我們把買鹽和買樓買股票放在一起比較,行為上它們沒有多大分別。

搶鹽排隊如同「造謠」
既然在沒有「樓荒」的情況下,港人都非常「理性地」預期樓價會繼續上升,那麼有人擔心出現鹽荒而掀起搶鹽潮,便應該算為更正常的事情。鹽荒究竟是謠言抑或真相,永遠是往後(第二日)才能被核實的。況且,散播謠言從來都不一定需要口傳。任何反映鹽荒這項信息的行為,嚴格來說都是轉達謠言。所以,任何一位參與排隊買鹽的市民都貢獻出一點功勞發放謠言,這樣,要清楚地指出或界定誰人造謠惑眾便非常困難了。

另外,需求帶動供應是永恒的定律。有報章正確地指明「愚慌」乃鹽荒之源,「不要怪製造謊言和奸商囤積惡行,這是愚民充斥的世代惡棍不橫行,他對得住自己嗎?」雷曼事件以及金融海嘯似乎亦可以用上這個評語。

如果我們每一個人只是活在一人世界裏,我們只需滿足自己個人的需求,照顧自己的個人喜好來決定自己的生活環境,沒有其他煩惱。但在今天的社會,消費者的需求已超越自己個人喜好產生的需要,還包括了信息上的需求。自己的打扮選擇要考慮到其他人怎樣打扮。購買物品不單止關乎自己的喜好,還須考慮該物品的價格走勢。自覺需要把愈來愈多的變數放在考慮之列上,但同時又自知缺乏能力去準確處理每一個變數。這樣,自己惹上身的信息費用便急升了。

對比港人愚慌 福島壯士勇敢
凡人學會去考慮多項變數,但又未學懂怎樣量度清楚每個變數,焦慮便湧出來。港人「愚慌」的評論有一處破綻。如果我愚蠢到連輻射為何物一點也不懂的話,我不會跑上街搶鹽。真正愚蠢的人不會有任何焦慮,不會想及有糧荒的出現。香港人只是想得太多。

相比,對留守在福島第一核電站的「福島五十人」敢死隊,以及一般凡人所面對的信息費用不再是他們的重擔。這群無名英雄任職電力公司,比一般人更深入認識輻射的可怕,代表着他們的勇氣比一般人高。「核電站接下來的命運就看我們了,這是我們的使命!」自覺人生有清楚使命,前路的有關變數便隨之減少了,勇氣便能衝破信息費用的約束。

1 則留言:

Cris 說...

visite
http://surpresasdomar.blogspot.com